华杉讲透论语
华杉讲透论语

目前对论语最准确的解读

物种起源
物种起源

进化论仍需普及,从精神而不是字面上

斯坦福极简经济学
斯坦福极简经济学

简约不简单,帮助我们认识复杂的世界

断舍离
断舍离

重新拿回驾驭生活的主导权

您的位置:首页 / 书架
价值的理由

价值的理由

阅读周期:约21

作者:陈嘉映出版社:中信出版社出版日期:2012-5

哲学家的问题意识与现实关怀

读书笔记

陈嘉映老师是国内搞哲学的重量级人物,也是我很尊敬的一位先生。西方20世纪哲学的两大重镇(海德格尔与维特根斯坦)的主要著作他都翻译过(《存在与时间》和《哲学研究》),虽然他纯理论性的著作并不多,为人也比较低调,但他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。陈嘉映先生不喜过于玄奥的文字和故弄玄虚的理论,他的文章亲切可读,深入浅出,说理明晰,是国内做哲学的人里比较少见因而也显得比较珍贵的一种文体。

陈嘉映先生有着良好的哲学素养,因此他对日常问题的观点,也常常是釜底抽薪,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效果。比如本书开篇的第一篇,久为读者所激赏的《救黑熊重要吗?》即是一例。实际上,这篇文章在黑熊问题在网络上引起舆论热潮之前就已经写出来了。陈嘉映先生讨论这个问题,并不是从一般人所关注的伦理道德方面去着眼,而是从“选择”“偶然此在”“命运”这些具有浓厚存在哲学气息的角度切入。“我们是偶然此在的生物,作为偶然此在的生物爱上这个,做起了那个。”“生活深处,世界不是分成你和你要选择的东西,你跟你周边的人与事融合为难解难分的命运。……与命运为侣一道浮沉就好些吗?我觉得比总站在外面好些,虽然命运本身不是什么甜美的东西。“世界是丰富的,多彩的,道并行而不悖,救助黑熊、救助失学儿童、救助艾滋病人这些需要,好像能排出一个顺序来,但是不能因为这个列表上最”重要“的一项未完成就不去做另外的一项,而这些活动由谁来做,他们为什么选择做这个而不是做那个,是由他们自身的经历,或曰“命运”所决定的。“你为什么救助黑熊而不去救助失学儿童?”这一类的责问实际上是似是而非的。

这本集子中另一篇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文章是《在后现代思想》。陈嘉映先生不像一些学者那样热衷于“解构”,也不像另一些学者那样热衷于复活“传统”,他像许多人那样认为这世界上不再存在着永恒不变的“真理”,但是同时他并不否定或放弃对“真理”的追求,前者是对历史现实的清醒认识,后者是哲学家的本色,这种态度是我十分欣赏的。这篇文章里我最喜欢的是以下几段话:

“‘真理’不是某种东西的名称,我们最好把它理解为成就动词,真理是此际的最高成就,不是一旦发现就永恒不变的东西。所谓绝对真理,所谓不易之理,就是哲学中的上帝,西方哲学一向与神学紧密纠结,乃至海德格尔用‘存在论-神学’名之,说‘永恒真理’乃‘哲学中尚未肃清的基督教神学残余’。

天理并不写在天上,写在天人之际;所需通者,古今之变,而非致万世太平的灵丹妙药。……

对于思想者而言,没有定于一尊的至道。渴求一尊至道的人,须得把眼光转向信仰。思想的求道者须始终培育承受不确定的勇气,一如信仰者须始终培育承受确定性的勇气。

没有确定的终极真理作保证,所有的道理不都断了根基吗?我们不知道终极的冷有多冷,终极的热有多热,但我们都知冷知热。我们没见过终极真理是什么样子,这完全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分辨真道理、伪道理,不能确切分辨真伪。拒绝定于一尊的真理,并不意味着没有真理。”

陈嘉映先生的文章里没有狂热的感情、激烈的观点或华美的辞藻,有的只是平和的语气,实事求是的态度,明晰的说理和偶尔冒出的小幽默。陈先生哲学素养深厚,看待问题的角度和思维新颖,却并不让人觉得他认为自己掌握真理,他所创造出来的话语场是思辨的,开放的,平等的。和很多中国知识分子不同,陈先生虽也关心社会现实政治,但并没有那种欲为“帝王师”的味道。他只是一直待在自己所感兴趣和擅长的哲学领域,沉思着。这样的态度,与这本集子里一篇文章的标题暗合:哲人不王。“不王”,不仅意味着没有欲为“帝王师”甚至“哲人王”的政治雄心/野心,也反映在学术上实事求是、有一句说一句、非独断的风格。

这本集子有一点遗憾的是,第一辑所收录的文章是在《新世纪》杂志上刊发出来的、因为版面关系作了一些删减的版本,陈嘉映先生的原文应该会更加精彩。

© 2009-2019 HeCang 湘ICP备16007463号-1作品版权证:M20170706114133022

公安机关备案湘公网安备 4301900200029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