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跨年总结:我不想要什么

文/ 何沧 2015-01-30 1825阅读 评论(7) 37个赞

2014跨年总结:我不想要什么

记录的意义在于,可以随时知道平时努力扮演大人角色的自己,曾经有多幼稚。一年又过去了,翻看前年写的年终总结,为自己当初的苦大仇深大笑不已。很多人很多事,当局者迷还是其次,当自己也跳出那个场景,就发现那不过是某种循环。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故事——循环上演的故事,我不喜听别人讲故事,看书也同样如此。对我个人来说,记录和回味自己的故事,是唯一例外的乐趣。

成长路上的阻碍

思想方面。人到青年,就会开始思索诸多不那么肤浅的问题,比如生命的意义何在?怎样活着才不算浪费?如何活得更好?

曾有段时间,大概是两三年前,我努力的追寻着这些答案的踪迹,读过的书和思考过的例子不计其数,儒、释、道、西方哲学、天文地理皆有涉猎,与部分人不同的是,我是真把它们当成题目在研究,决非庸人自扰。在得出自己的答案之前,当时我很反感有人跟我说:想这么多做什么?活着开心就好。

这句善意的劝诫,如果真让其发挥无与伦比的力量,大概人类不会诞生如此璀璨而浩瀚的文明史。

在现当代,判断这些思考有没有意义的标准变得很简陋——这个人成就如何?说得直白些,他有没有钱或权?

有钱有权,还经常思考——那么这个人真有本事。他“有所成就”是理所当然的。
没钱没权,还经常思考——那么这个人是瞎折腾。他“一事无成”是理所当然的。
“中国式成功”论调让大部分未来可能会惊采绝艳的思想家、艺术家、科学家死于启蒙阶段。

今年我无意中读过几例青年科学家和艺术家的奋斗故事,他们在回忆过程中无一不是含泪梗咽的——在以往看来可以轻松实现的某些想法,现如今想付诸行动所要受到的阻碍实在太多了。更多的是受旁人白眼:折腾这些有什么意义?

当科学和艺术被称之为折腾,想要得到答案就更难上加难。因为随时可以有人不假思索地告诉你“标准答案”。

我们用标准答案考入了初中、高中、大学,凡事都有标准的观念已经深入骨髓,想要打破标准就是叛逆,就是折腾。

年幼时,父母老师教导我们不要打架,听话才是好孩子,结果长大遇事则怕、没有血性,在网上可以纵观世界局势、对不平事口诛笔伐,现实中却畏畏缩缩毫无阳刚之气;

上小学了,被安排去学习唱歌跳舞,美其名曰素质教育,长大后但凡问及有何才艺,回答不是唱歌就是跳舞。

而少年时代,我们学会了宗教是不提倡的,历史是用来记年代的,晚自习看古典名著是会被没收的,读散文是要提炼中心思想的。

很多时候即使我们有心反思甚至反抗,却因为一句“通知家长过来”吓得再也生不出反叛之心。继而到了青年,顺从时代价值观就变得无比理所当然,因为已经有无数次经验告诉自己,与大多数人不一样就是不对的。

我的性格中其实没有太多叛逆,应该说不搭边,但我做的事情总给人叛逆的感觉,就像读者们说的,你为什么总跟别人不一样?我也不知道这是褒义还是贬义,因为我至今“一事无成”。既没当官,福布斯榜也没我的名字,唯1一次媒体报道还是前年因为我闲暇时做的淘宝客抢了郑渊洁(童话作家)的生意,被他发律师函并登上潇湘晚报,而且还是没写我名字的。我一直对没有写我名字这件事表示遗憾。

步入社会后,我们看似自由了,但选择其实只有三个:要么顺从,如多数人那样;要么叛逆,与天斗与人斗,往往不得善终;沉稳一点的,可能会多一些思考,但无奈举目无同道中人可供交流参考。

至于我?我三种选择都选过,现在我选择了原本不存在的第四种:既然不知道我想要的能不能得到,至少我可以先知道我不想要什么——不去强求,不去执着,无非是找一个舒服的姿势活着而已。

喜欢什么,就不要把它当工作

事业方面。去年我只干了一件事,大家都知道了,我做了一家茶叶公司。

为什么做茶叶公司?喜欢喝茶呗。实在不理解为什么很多人对此感到诧异,难道我要说“不喜欢喝茶才卖茶”?

但事实证明大家的诧异是情有可原的,在礼品市场都不景气的去年,还坚持做礼品茶,我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。细心的读者会发现,自从写了开业感言之后,公司官网的运营笔记我就没再写了,实在是势头有点不对,不敢再出来丢人现眼。

力哥说,你这么聪明的人坚持待在这里应该有个理由吧?我说我不聪明,只是喜欢装聪明,挺虚伪的,大部分时候都很蠢。

有时候回头想想,为了“喜欢就去做”这个初衷,我付出的代价太多了,以前我觉得这是成长必须经历的“尝试”,现在只剩下自嘲。

这几年拼杀生意场得到的那些所谓策划、谋略、心理战术,仿佛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突然都用不上了。

也许是我能力不够,因为总有逆袭成功的例子,整个国情、市场行情好像对他们造不成影响。

比如我总能在网上看到些案例:某某用了一个很牛X的技巧,把一个原本很难卖的东西卖的热火朝天,轻轻松松月入几万十几万,甚至还组建了公司,媒体争相报道,继而开始搞培训、举办万人YY语音分享。

有些是假的,我知道,但有些确实是真的,而且我还认识。不过,他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,噱头大于品质。

我在微信买了一瓶DC面膜,假的(真的DC价格在200左右,假货6、70左右,我花了198仍然买到假的)。

买了一双鞋子,高仿的。

买了两只板鸭,涨气了而且难吃。

我真没生气,我在思考,是不是放下身段可劲吹嘘就能把生意做好?于是我试着吹吹看——黑茶可以减肥可以降三高!(确实有这些功效,但是不明显)

牛不牛?作为仅仅只是茶叶并非药物来说应该够牛了吧,结果还是没什么人买账。其实我自己品茶哪里在意过功效。后来某天有几个同行高人加我微信,一看他们朋友圈我彻底给跪了。上面全写着——某高血压患者连续饮用黑茶一个月彻底治愈、某女性坚持喝黑茶半年减掉20斤、某局长部长喝了之后亲自题词...

这还是茶吗?简直就是起死回生、居家旅行之必备良药!为了证明这不是特例,我还有板有眼的去考察其他黑茶公司的宣传媒介,结果大同小异,有的甚至更夸张。

突然觉得我投身这个行业有种无比的羞耻感。不干了?不干了又能干什么呢?哪个行业不是这样?

因为总经理不擅长吹嘘,不擅长喝酒开黄色玩笑、不肯抬价让利给直销团队等原因,现在公司差不多已经停止营业了,今年它是转进出口还是彻底转让或者注销,都跟我没关系了,股份会撤出,法人也会转让。

闹剧到此结束。我用一年的时间,给大家做出的答卷,无非也就是敢保证我的茶,你们买过的人是可以放心喝的。

喜欢什么,就不要把它当工作。现在偶尔泡一杯茶,都兴致缺缺,脑海里总浮现出那些浮夸的句子。我还是喝白开水吧。

当然事业还是要有的,暂时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否正确——我打算做一个网络工作室或网络公司,开始推网站建设、平面设计等业务。

这个工作室或者说公司原本在我毕业那年就应该做起来,但一直没有去行动,因为总觉得这不是我最想要的,我还有更想要的,虽然这是我最擅长的。我每天都在跟它们打交道,从未一天间断过,这个时间,长达8年。

说不准,这或许才是最适合我的事业。排除了一切不想要的,剩下的就是可以要的。

这个失败,我不能接受

朋友二字,是我最不能割舍。

我属蛇,天性有点冷血(也许是个例,没去考证),对于亲人来说,父母还好,其他亲戚就有些若即若离了,走的近就亲,走的不近就不亲,没什么不好坦白的。

但对朋友从来是真心换真心,这也让我收获了很多真挚的友情。他们一次次谅解我的患得患失,理解我的长时间不联系,总能在我最想他们的时候像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嘘寒问暖。

去年很多朋友都结婚或者生小孩了。豆子跟文文终成正果,丫丫和大头吵吵闹闹了几年也终于走到了一起,老周生了个漂亮的女儿,贺帅、叶子也都结婚了。可惜因为当时公司正在初创阶段,实在无法抽身,在此只能口头祝福。

幸运地,也认识了几个新朋友:刘赣红、王南南、刘国源。还有些一时想不起来,对不住了。

最让我感动的是刘小马说:每次有重大的事情,总会第一时间想到要跟你说。

这些是美好的部分,也有不美好的部分——我的朋友、大学校友唐芬患了疑似败血症的重病,至今躺在株洲市中心医院处于昏迷状态,医生说随时都有生命危险,最要命的是到现在也没查出真正的病因,无法对症下药。

得知这个消息后,第二天我就赶往医院去探望,丫丫和老刘(湖工大团委刘舒敏老师)也在,但重症监护室不让进去,我们只能通过视频在外面看着始终昏迷的芬芬而无能为力。

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老刘哭了,也是第一次见到丫丫骂人:我在骂你知道不!拿出你的魄力骂回来!我就在外面等着。赢了请你吃一年的牛排!

我去了一次就不敢去了,我怕我会忍不住...

我恨,恨自己为什么折腾了这么多年,朋友有难什么都帮不上,就像前年妈妈生病我只能按着她的手脚不让她乱动。

其他失败我都可以接受,唯独这个不能。

原本,我可以继续追寻那些虚无缥缈的所谓坚持和热爱,抛开一切我认为恶心的厌恶的,像个苦行僧一样,背起自己的画囊,去做个落魄而满足的旅行画家。但这一幕我惊觉了,人之生存于世,不应只为自己而活,亲人、朋友有难了,一个落魄的画家能做什么?

事业,仍然不可放下。所以——

朋友,你可以因为有自己的坚持而过得不好,就像我一样,但我不想要你们过得一点都不好,我会为你们加倍努力的!

刚刚下午两点多收到消息,芬芬因抢救无效,今天永远地走了。我不知道要怎么表达此刻的心情,这是第一次有跟我同年纪的朋友如此真实的离开,这跟爷爷辈的亲人自然老去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。这次失去联系的时间看来有点长,或许要几十年了,但是我们都有耐心,不是吗。记住,谁都不许忘!

关于写作

这个博客其实已经荒废了近两年了,不是不想写,而是每每发生的事情很早以前就已经记载过类似,重复的事情记下来没太多意义,简单而朴素的生活早已耗尽我的写作来源。

但新的一年里,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多读读不同类型的书(最近在读刀尔登的《旧山河》,是讲历史的,我以前不读史,这本例外,故向大家推荐),多出去走走,积累经历,积累心得感悟。或许最终我只会写出我喜闻乐见的,不为讨好任何看客。想写的就写,不想写的就一个省略号。

最后,在过去的一年里,我的个人感情方面...

© 2018 HeCang 湘ICP备16007463号-1作品版权证:M20170706114133022

公安机关备案湘公网安备 43019002000291号